[财经] 安邦建议发展信托投资破解中小微企业融
时间:2013-03-20 20:10来源:
      中小微企业占企业数量的大头,占就业群体的大头,但他们的融资问题始终处于困境,数十年来无法得到解决。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会长、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保育钧指出,“我们的银行现在实际上就是一个当铺,对于借款人,不管是大银行还是小银行,都要求你要有抵押。小企业连办公场地都是租来的,用什么作抵押?只有金融创新才能解决这个问题。”保育钧的观点恰中要害,依靠现有金融体系无法解决的问题,必须另谋出路。
      安邦根据有关部门的调查资料,对现有中小微企业的困境进行了分类整合。
首先,许多现行政策,含金量不小,比如工信部设立了150亿元扶持中小企业的专项资金。但中小微企业要想获得资金支持,难度依然很大,因为信息沟通严重受阻,官僚以及行政体制的约束依旧明显。要搞清楚各部委都有哪些扶持项目,要积极争取把自己的项目纳入国家和地方支持计划,享受优惠待遇,这对于整日里挣扎于市场竞争的中小微企业都不是易事。对大型企业已经适应的一套体制性作法,应用在中小微企业,本身是有问题的;
      其次,现在政策已经明了所谓“两多两难问题”,即中小企业多,融资难;民间资本多,投资难。这种体制问题,解决起来还有困难。虽说需要拓展直接融资市场,但创业投资和风险投资本身还需要扶持,力度有限,许多私募股权基金处于灰色地带,企业很难摸着它们,此外,用保育钧的话讲,一些基金不太懂行,不敢投,这也是信息不对称造成的结果!
      第三,现在中小微企业的成本压力集中,就快顶不住了,表现在财务成本与往年相比,上升特别快,而且尤为值得注意的是,一些大企业压制了与之配套的小企业。以造船业为例,大船厂把中小配套供应商的价格压得很低,已经接近成本价,中小企业面临的状况是:做的话没利润,不做的话只能关门。此外中小微企业压应收货款更严重,过去几年形势好的时候,基本上都是给你预付款,有时候你货交了以后直接给你划账。后来拖一个月、三个月,现在是6个月。应收款拉长减少了小企业的资金流量;
      第四,融资成本很高。据上海市的抽样调查,今年6月份,中小企业名义贷款利率为8%,加上担保,成本还是达到10%以上。民间借贷利率有所下降,从1月份24%降到了6月份的18%,但还是很高。此外,中小微企业融资渠道单一,间接融资达95%,商业银行占绝对大头,很不合理的。按说上海的小额贷款公司已发展到90家,但其实供应仍然差很远。
从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问题的关键点来讲,现在无非就是两个,一个是优化资源配置,一个是信用体系建设。
      优化金融资源的配置有两个思路,一个是存量金融资源结构的调整,如果提高大型企业的资金使用效率,那么在它们实现同样产出的同时,就会少占有一些金融资源,腾出一部分金融资源用于满足中小企业的融资需求。第二个思路是将眼光转向增量部分,允许规模庞大的民间资金进入金融体系经营金融业务。也就是说,在金融资源配置结构不合理的情况下,只有通过放松市场准入限制,建立更多的民营中小金融机构,把民间资金纳入金融体系,来为规模层次适合的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服务,才能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;
      信用体系的建设,保育钧的观点是:“现在全国600多家银行中,城市商业银行民间资本进去了不少,股东发生了变化,但是产品品种没变化。因为品种设计有先决条件,如果搞信用贷款,一定是这个社会信用体系很健全。在中国,谁来建立信用体系?现在意见还统一不到一块儿,《征信法》没有出台。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是只能是搞熟人社会,二是中小企业要从我做起,自身要加强公司治理。”保育钧透露,民间商业银行搞得最好的是台州。“这些银行的人都是懂金融的,业务员懂企业,他对于附近这些企业知根知底,那些业务员甚至可以知道哪个企业过几天肯定向本行借钱,大概借多少钱,所以它的不良资产率很低。”
      如果对这些信息进行综合处理,安邦建议,可以考虑利用信托投资公司来实现对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问题。原因是信托投资公司的规模和业务方向可以控制,透明度比较高,市场化程度比较高,现有政策法规已有一定的基础,因此可以建立一批专门面向中小微企业业务的信托投资公司,公开筹集资本,采用职业经理人的管理体制,控制运作。而更为重要的是,信托投资公司是一个体系化的运作实体,至少理论上可以做到台州那样,对企业知根知底,这对于中小微企业的融资是至关重要的关键点。
      最终分析结论(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):安邦建议,信托投资公司可以主要由地方政府来筹建,但中央政府要保持对每家信托投资公司规模上的审批权,进行分类、分级管理,以便控制金融风险,公司资产可以证券化,适当放大杠杆率,集合更大的资本为中小微企业服务。

版权所有 广州广涡压缩机有限公司
电话:020- 84861631 传真:020- 84868973